中國潮流圈子裡 這十傢潮店及電商“玩得轉”

Visvim官網是一個源自日本的潮流服飾品牌。VisVim雖然成立於2000年,但被譽為日本第一潮鞋,深受日本潮流教父的力挺,這就是VisVim。VisVim 101的經典就在於,所玩的花樣非常多。除了以功能材料(如GORE-TEX)配合簡約設計外,最厲害的伎倆就是將經典的鞋款加入新的元素重新整合,來一個借屍還魂。

中國潮流圈子裡 這十傢潮店及電商“玩得轉” http://www.cloth.hc360.com2018年07月10日11:26 來源:BOFT|T 在中國,潮流市場僅有約20年的歷史。 按照處在潮流金字塔頂端“硬核玩傢”的標準,傳
中國潮流圈子裡 這十傢潮店及電商“玩得轉” http://www.cloth.hc360.com2018年07月10日11:26 來源:BOFT|T

在中國,潮流市場僅有約20年的歷史。

按照處在潮流金字塔頂端“硬核玩傢”的標準,傳統意義上的潮店一般由潮流圈內人創辦,店鋪選址街店。最早一傢潮店可以追溯到1999年在上海長樂路開張的滑板店Fly。後來出現的更多潮店,則因明星對潮流文化的熱愛而誕生,比如陳冠希與潘世亨創辦的Juice、李晨與潘瑋柏創辦的NPC,唐志中與季明創辦的Soulgoods。其店鋪選址也更為多元化,許多開在人流旺盛的商業購物中心。

明星創始人讓這些品牌在推廣營銷上占據天然優勢,在創業初期,其進貨渠道也比其他潮店更好。但要提升店鋪競爭力並保持新鮮感,靠的是拿得出手的獨傢限量產品,或者說“爆款”。這意味著大部分產品來自耐吉及愛迪達兩大運動巨頭。因此能夠與兩大運動品牌合作,能被看成是一種潮流零售地位的奠定。Juice可以算是國內第一傢獲得“AdidasConsortium”認證的店鋪,這意味著Juice能與愛迪達發佈聯名鞋款,而擁有聯名合作款,也能讓店鋪獲得更為廣泛的知名度,尤其在國際舞臺上。耐吉也有類似的設定,取名“TierZero”,銳跑則叫做“Network”。

Fasicart開在進賢路的老房子裡,一年多前由英國藝術傢KimLaughton重新設計|圖片來源:對方提供

那麼該如何經營成一傢有“靈魂”的潮店?靠的仍然是店鋪背後主理人對選貨擁有獨特視角,對球鞋、服飾、配飾產品進行巧妙組合。創辦不到四年的Doe則是這樣的案例。

曾創辦上海街頭文化雜志《Urban》的王秉彝(HimmWonn)在2014年於上海銅仁路開設瞭擁有滿墻球鞋及棒球帽、並有著獨特看臺式座位設計的潮店,在兩年多時間內,王秉彝拿下瞭眾多潮牌代理權,推出瞭同名品牌服飾及周邊,快速開出瞭同名咖啡店,並在新天地開設瞭分店。目前Doe保持每兩周上新的頻率,目前其球鞋及服飾的銷售各占一半。

王秉彝認為限量版球鞋並不是贏得忠實消費者的唯一方法。“真正的核心競爭力並不是拿更多的獨傢限量款,永遠還是要靠自己,慢慢研發自己的核武器,包括服務、產品、理念、靈魂及願景。”王秉彝告訴BoF。

隨著互聯網電商的發展,越來越多的潮流品牌也將線上作為重要市場及營銷渠道,與其線上實體店形成協同效應。Yoho!BLK是媒體兼電商平臺Yoho!創辦於去年九月,定位更為個性化的高端電商頻道。BLK未來還計劃開設實體店。BLK的出現,也預示著Yoho!進入瞭更為精細化運營的階段,並試圖抓住從青少年服飾“畢業”的Yoho!消費者。

BLK的買手總監於濤透露,BLK的銷售額今年將達到5000萬元。“我們的品牌組合也還是在不斷調整,之前也做出瞭一些錯誤的判斷,但這個試錯的過程也讓我們更好抓住定位。”於濤說道。“這個行業的品牌更新太快瞭。”

而在品牌眾多的潮流界,如何不斷根據潮流動向調整品牌定位及選貨也是考驗之一。定位國際市場的潮流電商Innersect在開發品牌方面則有更為系統化的操作方法。“把品牌類別劃分為金字塔狀的Good/Better/Best(優質/更好/最好)分類,這樣在挑選品牌的時候你就會知道放在哪一個類別,是否需要或者替換等。”買手總監陳皓晟告訴BoF。

同樣在不斷調整品牌定位及選貨的,是上海的Fasicart。創始人之一的郭焱告訴BoF,除瞭保留核心日本品牌如Undercover,Facetasm等,目前選貨轉向瞭更為年輕的一代日本設計師品牌,如Sulvam,NeonSign。“我們最近代理瞭M.Y.O.B、W.I.A、Morethandope這一類相對比較年輕、亞文化、cutting-edge的,適合愛去clubbing人群的品牌,”郭焱說道。“他們看到喜歡的牌子和單品,花1000-2000元是不會猶豫的。”

出於商業的考慮,許多潮店均開發出瞭自有品牌,有潮店主理人透露,此類品牌的毛利率能夠高達90%,但有業內人士認為,目前國內整體文化氛圍仍然不夠成熟,暫時無法誕生對文化產生影響的潮流品牌。王秉彝也認為,當前中國市場的潮店在體量及影響力上仍有待提高。“中國潮流市場剛幼兒園畢業,到瞭小學水平。”王秉彝說道。

隨著潮流及時裝的界限逐漸模糊,加上說唱文化在中國的流行,潮流市場快速大眾化是必然的趨勢。貝恩咨詢在2017年曾預測,在價值超過5000億元的中國年輕人服裝市場,潮牌占據約7%的比例,價值約為330億到350億元。

DFOInternational的負責人葉琪崢認為,中國的潮流市場進入瞭下一個迭代階段。“未來的潮流主要看新一代消費者喜歡什麼明星,這些明星喜歡什麼牌子,”葉琪崢告訴BoF:“新一代的品牌開始進入市場瞭,而80後能否引領潮流,還說不準。”他說道。顯然,當下的流行文化對潮牌的定義也更為廣泛,隻要夠酷夠有態度,都被95後甚至00後算在潮流范疇內,因此潮流的邊際將繼續擴大。

此外,潮流市場受到全球時尚潮流化的影響,必然也將快速多元地發展,那麼在中國,目前最資深及最有潛力的潮店又有哪些呢?BoF在內部分析及與資深潮流人士交流後,為你確定瞭共中國潮流市場10大最值得關註的潮店及其主理人:

1.Juice

Juice最初為陳冠希與他的高中同學潘世亨在15年前創辦的潮流品牌CLOT旗下的潮牌買手店,第一傢店開在香港銅鑼灣,目前在上海、北京、成都、臺北共開設瞭9傢分店。Juice代理及銷售包括Undefeated、Nike、Visvim 東京及Visvim在內的稀有款式,剩下約一半的產品為Clot。2017年,Clot香港接受瞭來自虎撲體育的數千萬港幣投資,開始嘗試與資本合作。

2.Doe

Doe的創始人為王秉彝,他曾創辦上海街頭文化雜志《Urban》,為上海知名的潮流人士,因此在2014年創辦DOE後,很快與包括荷蘭的Patta、安特衛普的Arte、加拿大的ReigningChamp等歐美潮牌達成合作。而限量發售的Yeezy“椰子鞋”也選擇Doe為其獨傢合作零售店之一。為瞭強調其生活方式定位,Doe還在店內開設同名精品咖啡店,並找來近年在國內大熱的日本建築師青山周平設計瞭看臺式座位,讓這裡成為瞭有著相同愛好年輕人的聚集地。

3.Soulgoods

臺灣藝人唐志中及北京潮流意見領袖季明在2016年創辦Soulgoods。目前Soulgoods已擁有Adidas、Puma、Reebok、Vans、Converse、NewBalance等運動鞋品牌旗下限定款、聯名款球鞋發售資格,也是FentyPumabyRihanna、X-Large等潮牌選擇的Pop-Up首站。與潮店同時誕生的自有品牌Soulgoods靈魂虎,靠著清晰的品牌定位及親民定價,也為品牌開發電商渠道創造瞭更多可能性。

4.Innersect

2017年8月上線的Innersect背後的主理人也是陳冠希,其商業模式為線上電商與線下潮流展會整合的零售,並結合觸及一二線城市的實體連鎖店。陳冠希稱Innersect為一個“文化公司”。在選貨上,Innersect擁有Alyx、FuckingAwesome、FDMTL、PolarSkate等新晉潮流及設計師品牌。

5.Yoho!BLK

以媒體起傢的Yoho!有貨集團旗下的電商平臺“有貨”在創辦瞭快10年後,於2017年9月創辦瞭高端電商平臺Yoho!BLK,滿足Yoho!最早一批80後客戶更為個性化及小眾的需求,對Yoho!來說,也是品牌電商進行精細化運營的部分轉型。YohoBLK的品牌也更為時裝化,包括FengChenWang,ChristianDada,CMMNSWDN等。

6.Invincible

由深受紐約潮流文化影響的JimmyWu在2007年創辦的Invincible為臺北首屈一指的潮流地標店鋪,與Juice同期加入AdidasConsortium,目前出售包括NikeLab、AdidasConsortium、Converse等主流品牌的限量聯名鞋履產品占其銷售的90%,及Visvim、Neighborhood等高端日本潮流品牌。目前Invincible在臺灣開設瞭5傢設計各有特色的實體店並開設瞭電商。

7.Phantaci

2006年創辦於臺北的Phantaci的創始人為周傑倫及其中學好友蔣先威(RicChiang),開店初衷也主要出於對球鞋的熱愛,它以發售限量球鞋起傢,並發展出與運動品牌Puma、NewBalance,眼鏡品牌HaChill等的合作,每年推出合作系列約十個。靠著明星效應及限量版的吸引力,除瞭在臺灣擁有四傢直營店,Phantaci從2016年開始佈局新興市場,在馬來西亞、北京、上海開設瞭分店。

8.Fasicart:

與普遍設計摩登極簡的潮店相比,開設在進賢路的街店Fasicart這傢小店有著充滿未來感的室內設計。這裡主要出售來自日本的新晉潮流時尚品牌,如Facetasm,Discovered,也看得到AsianDopeBoys等國內設計師的產品。從2012年開始的,三位創始人蔡遠、酒井孝介和郭焱就致力於在出售日本潮流品牌的同時,通過在實體店內舉辦相關文化活動,將零售與文化輸出有機結合,這也正好符合其名字Fasicart(由Fashion(時尚),Music(音樂),Art(藝術)三個單詞結合而成)。

9.HBX

Hypebeast創始人馬柏榮(KevinMa)在2005年就有前瞻性地推出瞭電商平臺HBX,你可以找到其在編輯內容中提到的產品,根據其最新年報,目前其銷售額達到1.3億港幣,訂單量增長91%,去年還在香港置地廣場開設瞭實體店。你在HBX還能找到一批熟悉的時裝品牌,如HelmutLang、Loewe、JWAnderson等,HBX即將入駐一批高街時裝品牌,如Off-White、SSSWorldCorp、Ganni、StellaMcCartney和R13。

10.BreakThrough

創辦於2014年,這傢開在廣州的潮店背後是北京潮店Deal,以出售限量款AirJordan起傢,目前主營限量款球鞋,而作為少見的純粹“鞋店”,也成為瞭廣州球鞋愛好者的聚集地。

Visvim 台灣官網內的秋冬系列已經開啟火爆搶購了,每款現貨數量有限,先到先得,visvim 背包以及visvim 拖鞋等已經不多了,喜歡的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了機會哦。Visvim春季系列也已經蓄勢待發了,請多關注我們,別錯過了。

服裝界歐美力壓日本 但這6個日本品牌也許都是潛

Visvim官網是一個源自日本的潮流服飾品牌。VisVim雖然成立於2000年,但被譽為日本第一潮鞋,深受日本潮流教父的力挺,這就是VisVim。VisVim 101的經典就在於,所玩的花樣非常多。除了以功能材料(如GORE-TEX)配合簡約設計外,最厲害的伎倆就是將經典的鞋款加入新的元素重新整合,來一個借屍還魂。

服裝界歐美力壓日本 但這6個日本品牌也許都是潛力股 2018-08-28 09:20:46 來源:NOWRE 消費者喜好不斷轉變,風水輪流轉,新千年伊始後的全球潮牌原本以日本品牌為主,但現在的狀況則大不
服裝界歐美力壓日本 但這6個日本品牌也許都是潛力股

2018-08-28 09:20:46 來源:NOWRE


消費者喜好不斷轉變,風水輪流轉,新千年伊始後的全球潮牌原本以日本品牌為主,但現在的狀況則大不相同,歐美力壓日本全面回歸。

曾經高價入手的鯊魚頭,多久沒穿瞭?

近年來毋庸置疑的是,以 Supreme、Off-White 領銜的美式街頭品牌從曝光率、銷量、討論度以及二級市場表現上看,都遠遠甩開一度風光的部分日本品牌。

日本品牌大都深受美式風格的影響,但追求極致的大和民族不僅加強瞭衣服本身的質感,設計上也將內斂不張揚的民族秉性註入其中,演變出 “自成一派” 的街頭服裝文化。相信這點也是在美潮大舉進攻下,一幫硬核日牌年輕人堅持選擇它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一部分曾經穿日牌的朋友,現在都去 Supreme 門口排隊瞭

雖然備受美國老大哥的沖擊,加上歐洲尤其是東歐設計力量的不斷崛起,包括鄰居中國也在逐漸孵化出自己的潮流品牌,但毋庸置疑的是日本的時尚服裝產業依舊發達,除瞭那些擁有穩定粉絲的 OG 品牌,也不乏一些新鮮血液湧入市場,其中不少設計兼具風格獨特與實穿性的優良品質。

這次,我們收集瞭 6 個風格不同的日本 “潛力股” 品牌,雖然算不上新新品牌,但如果你對美潮的粗曠、張揚不感興趣,又厭倦瞭相對 OG 的日本品牌,也不妨參考看看這些風格各異、鋒芒漸露的特別選擇。

/// KUON

提起日本潮流文化,除瞭根植於美式流行文化的那一派之外,癡迷於純正藍染、古佈和傳統和風服飾的那一撮也不容忽視,大和民族引以為傲的匠人精神在這類風格的品牌中體現得淋漓盡致,不管是被封神的 大阪 Visvim及Visvim、執著於 Indigo 的 Blue Blue Japan,還是像 Kapital、Wild Life Tailor 這種融合瞭日本元素的美式復古設計,都是日本服飾文化中區別於其它國傢的獨特存在。

來自東京的 KUON 就是這類傳承傳統品牌大軍中的一員,由設計師高橋真一郎創立於 2015 年,雖然還很年輕,但它最特別之處是堅持使用日本 50-150 年左右的古佈進行服飾制作,將 Boro、Indigo 等古法發揮到極致。利用四處搜尋來的古佈自然形成的磨損紋理,結合做舊、藍染和刺子等工藝,拼貼制成擁有獨一無二質感的服飾。

不過在這種古法技藝下設計出的服裝並不 “老氣”,KUON 從現代審美出發,結合年輕一代喜愛的街頭服飾展開設計,不管是 T-Shirt、Coach Jacket 還是 5 Panel Cap,都讓傳統手藝呈現在服飾上的時候,能夠顯得更加貼合都市街頭的氛圍。

作為年輕品牌,KUON 今年年初便踏足時裝舞臺,Nick Wooster、colette: 主理人 Sarah Andelman 等潮流界大咖的都是前排觀眾。

盡管 KUON 也擁有比肩 Visvim 零钱包及Visvim 高級支線 Indigo Camping Trailor 那種動輒上萬的 “補丁” 單品,但它同時也有相對平價的款式提供。KUON 的意思是 “Eternity(永恒)”,主張 “New things get old,but beautiful things stay beautiful”。如果你是古佈和這種補丁做舊風格的愛好者,不妨嘗試。

/// BODYSONG.

BODYSONG. 官網首頁,風格有點類似 C.E 那種 Cyber 加點 Lofi 的視覺表現

BODYSONG. 由設計師青木俊介(Shunsuke Aoki)創立於 2010 年,以 “即興創作” 為主導理念,設計和創作不會受到刻板印象的禁錮,這一點不僅反映在服裝設計上,還展現在空間表現與氛圍營造上,就像 BODYSONG. 這個名字一樣,與音樂人、藝術傢的密切合作是這個品牌的核心關鍵。

雖然成立時間不短,但在年初的 BODYSONG. 2018 秋冬發佈會上便展示瞭這種與音樂密切連結的關系,特地邀請到由 Kawatani Ehono 領銜的樂隊 “ichikoro” 進行現場演奏,走秀與現場音樂演出相結合的形式雖然不新鮮,但更有利於設計師營造主題氛圍。

同款式的分別演繹

品牌主打中性設計,許多單品都是無性別的屬性,但為瞭給不同性別消費者示范具體的穿搭,BODYSONG. 每一季會分別打造男裝與女裝的 Lookbook。豐富的圖案是絕對的重點,設計師把時裝設計中的剪裁、拼接手法移植到街頭風格中,打造出層次豐富、視覺沖擊力強的街頭少年形象,這與崇尚簡單有型的 City Boys 不太一樣。

BODYSONG. 和許多音樂人、藝術傢維持著良好的合作關系,既有偶像派的模特、歌手筱崎愛和乃木坂 46 帶貨,也有像 Steve Aoki 這種實力派音樂人加持。

定價方面來看,BODYSONG. 的夏裝基本維持在 1,000-2,000 人民幣左右,襪子、棒球帽隻要幾百塊,在日牌的定價裡面,不算難以接受。

/// soe

soe 由伊藤宗一郎創立於 2001 年,但直到 2015 年設計師高木佑基加入後,soe 的男裝設計才開始探索到最適合自己的獨特風格,並慢慢受到日本國內乃至國際市場的關註。

高木佑基的設計語言更接近歐洲,不管是源自上世紀 80-90 年代的英國亞文化元素,還是融合瞭北歐式極簡風格的單品,都讓 soe 變得與印象中的日本設計相差甚遠,一起感受一下:

而到瞭 2018 FW,不管是球迷圍巾、很像足球看臺的圖案、還是羊毛格紋大衣、Loafers 皮鞋,都充滿瞭英式的感覺

在 2018 秋冬系列中,英國青年文化、校園、足球是絕對的主角,由 BALENCIAGA 和 VETEMENTS 復活的大輪廓、錯位拼接等元素應有盡有,當然,和前面提到的品牌相比起來,soe 的設計考慮到亞洲人的身形,也更日常。

球迷圍巾、格紋外套、百褶裙、Loafers、工裝夾克、針織衫等,都是傳統英國紳士和以牛津劍橋為首的高校生 Dresscode 中代表性的單品,但和傳統不同的是,soe 為這些款式賦予瞭更豐富的色彩搭配以及 Oversized 的版型,某種程度上說,2018 秋冬系列的 soe 更像是傳統 Preppy Look 的升級時髦版本。

/// DIGAWEL

嚴格意義上講,DIGAWEL 不算是個很新的品牌,它由西村浩平(Kohei Nishimura)創立於 2006 年。DIGAWEL 設計保有典型的日式 Layer 感覺,以寬闊但不松垮的剪裁著稱,俐落且不拖泥帶水,寬闊剪裁的西褲一直穩居暢銷榜前列。

從具體款式上看,DIGAWEL 的目標人群不是稚氣未脫的少年,而是初現成熟氣質的輕熟男(女),除瞭標志性的寬松剪裁外,出彩的細節往往藏而不露,搭載於基礎的款式之上,展現出西村浩平低調內斂又不失標志性設計語言的作風。

最新的 2018 秋冬系列中,除瞭擁有一如既往高水準剪裁的西褲之外,雙層拼接襯衫、多口袋工裝夾克、飛行員夾克拼接長款大衣下擺等設計,都是在基本款上添加小細節的設計,兼具時裝性與實穿度,同時細膩的手法和面料提升瞭整體質感。

Digawel 4,DIGAWEL 推出的年輕支線品牌,大概是穿主線的消費者學生時期或運動場景下會穿的款式

作為 2000 年中期創立的品牌,DIGAWEL 和其它同時期創立的品牌(如 Sasquatchfabrix、UNUSED、FACETASM 等)相比,收獲的關註度和名氣相對低一些,但定位也相對清晰。Sasquatchfabrix 擁有較高的“和風洋服”辨識度,而 FACETASM 的時裝感則更強,在各方各面, DIGAWEL 都比兩者顯得相對清爽、簡約得多,但偏素的同時卻沒有像 UNUSED 那種從不使用圖案、偏向古著的感覺。DIGAWEL 也許沒有另外幾個同期的品牌熱門,但憑借自身的特色,在不少日本買手店內還是有著一席之位。

/// 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

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 創立於 2011 年,由志鐮英明擔任設計師,品牌標志性的滴血玫瑰圖案源自古巴平面設計師 Alfredo Rostgaard 為專輯《Cancion Protesta》設計的海報上的滴血玫瑰圖案,以此呼應 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 致敬經典並加以 REMADE 的設計理念。

與 READYMADE 重制的理念類似,志鐮英明從世界各地收集佈料,例如巴勒斯坦聘用難民營婦女的佈料工廠、墨西哥薩帕塔以及非洲馬賽遊牧民族那裡獲取原材料,保留這些地區傳統文化和工藝的同時,創造出融合街頭時尚的 REMADE 服飾。

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將經典的 Vintage Burberry Trench Coat 進行拆解重制,有些需要 3 件 Vintage 衣服的材料才能做出 2 件重制服裝,並以全手工打造,增添設計感細節的同時把符合現代時尚審美的風格融入其中。

由於是 REMADE ,志鐮英明在創作中不僅融入瞭遊歷各地過程中不同的民族風情,還有對於全球市場過剩生產的思考,用自己的綿薄之力提倡公平貿易,同時擴展為對全球環境問題的反思。

2018 秋冬系列中,除瞭延續 REMADE 的精神,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 再度邀請藝術傢 Naoto Yoshida 來合作,其中最特別的當屬使用拆解重制手法制作的 MA-1 瞭。除此之外,整個系列以傳奇說唱歌手 NAS 1994 年的專輯《Illmatic》為靈感,志鐮英明將自己少年時期喜愛的服飾、滑板以及音樂元素註入整個系列中,90s 和軍事風格到處都是。

/// F/CE.

F/CE. 的前身是 2009 年成立的日本戶外機能品牌 Ficouture ,Ficouture 以日常生活中的機能為考量,打造生活層面的實用產品,其中的功能背包為品牌的口碑產品。

在 2016 年正式更名為 F/CE. 後,不僅進一步加強包袋方面的設計,著力點還放在戶外機能結合街頭時尚的設計上,以 Urban Outdoor 為核心,不再局限於功能性的戶外運動服飾。

到瞭 2018 秋冬系列,F/CE. 除瞭在傳統強項的包袋設計上依舊帶來亮眼表現外,服裝設計方面有瞭較大的飛躍。在延續品牌一貫的機能特性基礎上,註入豐富的時裝元素,色彩也不隻有常用的黑、墨綠、深藍等 “性冷淡” 色系,還點綴以 Baby Blue、Baby Pink、大紅等亮眼色彩。款式方面則不隻有中性的機能夾克、馬甲、棉服這類戶外必備款,甚至囊括女性化的連衣裙、花紋外套等單品。另外,傳統用在薄棉衣上的填充面料也被制成 V 領長裙,追求款式的同時也保證瞭功能性。

可以說這個系列成功讓 F/CE. 跳脫原本單一的戶外機能定位,搖身一變成為時裝化的戶外品牌。

左起:TAAKK 森川拓野、BODYSONG. 青木俊介、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 志鐮英明、F/CE. 山根敏史、KUON 石橋真一郎、DIGAWEL 西村浩平、doublet 井野將之

不管是古佈 Indigo、中性的街頭時裝,還是註重剪裁的日式 Layer 風格,除瞭都來自日本外,這 6 個品牌無一例外獲得瞭第 4 屆 Tokyo Fashion Award 的最終優勝嘉獎。並且在 Tokyo Fashion Award 組委會的推動下,它們還在 6 月先去意大利參加完 PITTI IMMAGINE UOMO,再到巴黎時裝周期間集結成名為 “showroom.tokyo” 的 Showroom 亮相巴黎,向全世界的時尚從業者介紹自己。

這個獎項和 LVMH 集團的青年設計師扶持獎項 LVMH Prize 類似,除瞭意在表彰突出的年輕設計血液外,借助平臺進行商業推廣才是最重要的目的,有點類似商業扶持計劃的感覺。今年力壓 A-COLD-WALL* 的 Samuel Ross、Charles Jeffrey Loverboy、Botter 等強敵獲得 LVMH Prize 最終優勝的 doublet 創始人井野將之( Masayuki Ino),其實早在一年前就獲得瞭 Tokyo Fashion Award 2017 Winner 的殊榮。

雖然不管是 High Fashion、還是火到不行 Streetwear,日本品牌和設計師的整體知名度、熱門程度都不及歐美,但今年獲得新銳設計師大獎的井野將之(doublet)從一眾強敵中殺出重圍,成為首個獲此殊榮的亞洲品牌。其實除瞭他以外,在最近幾年的 LVMH Prize 裡,還有不少日本品牌的身影,比如 2016 年入圍決賽的 FACETASM,2017 年入圍決賽的 AMBUSH 以及拿下 Special Prize 的 KOZABURO 等等。

從這個趨勢看來,盡管全球的主流時尚還是以歐美為主導,但日本品牌在國際時尚界的地位似乎還是一枝獨秀的存在,也許不是主流,才更有它們獨到的味道,不過相信喜歡日本品牌的各位,應該從來也不介意它們是不是主流。

Visvim 台灣官網內的秋冬系列已經開啟火爆搶購了,每款現貨數量有限,先到先得,visvim 背包以及visvim 拖鞋等已經不多了,喜歡的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了機會哦。Visvim春季系列也已經蓄勢待發了,請多關注我們,別錯過了。

Visvim鞋火瞭這些年瞭 但你未必瞭解創始人中村世

Visvim官網是一個源自日本的潮流服飾品牌。VisVim雖然成立於2000年,但被譽為日本第一潮鞋,深受日本潮流教父的力挺,這就是VisVim。VisVim 101的經典就在於,所玩的花樣非常多。除了以功能材料(如GORE-TEX)配合簡約設計外,最厲害的伎倆就是將經典的鞋款加入新的元素重新整合,來一個借屍還魂。

剛開始創業時,我問過自己,除此之外我想要什麼,然後我發現自己想要的是可以讓我感到幸福的產品, 他在一次采訪中表示, 我也希望能創造一個有永恒價值又無國界隔閡的品牌。

剛開始創業時,我問過自己,除此之外我想要什麼,然後我發現自己想要的是可以讓我感到幸福的產品, 他在一次采訪中表示, 我也希望能創造一個有永恒價值又無國界隔閡的品牌。

中村世紀決定以一種當時看來異想天開的方式來實現這個目標 口碑宣傳。維斯維木從來不做廣告,中村先生也隻是在社交媒體上保持瞭適度的活躍。

上一個關於維斯維木新產品的消息,還是像搞諜報工作似地進行的傳播 消費者們互相在Ins上傳遞現況,如梅爾就半遮半掩地分享瞭一件最新入手的維斯維木產品 一雙售價750美元的半莫卡辛半帆佈鞋。

也就是說,有價無市。就連坎耶 韋斯特還在排隊等著呢。

中村世紀曾與他的美國妻子科爾西(Kelsi)從洛杉磯飛往佛羅倫薩,與前一段感情中誕生的11歲女兒共度半年。其他時間都待在東京,一座帶茂密花園的古老木屋中。


佛羅倫薩男裝展開幕的數周前,我在那座木屋中采訪瞭中村先生。在那兒,我們可以更好地理解這個男人的創作 他在館藏上投入的精力一點兒都不比設計少,他孜孜不倦地學習著各種事物 從部落織物,到鄉村搖滾發型,再到老爺車。

十四歲起,我就開始收藏瞭, 中村世紀說, 而我現在也還停不下來。

那天早上,他剛開著1964年生產的海軍藍勞斯萊斯銀雲3號從成田機場返回傢中。前一周,他還四處奔波:從東京飛往倫敦,然後依次前往香港、洛杉磯、佛羅倫薩最後歸傢。

中村世紀,這個高大英俊又邋遢兮兮的男人,穿瞭一件短夾克衫,搭配破洞襯衫和牛仔褲,在自傢江戶時代的地板上赤腳走著。他從一堆收藏裡挑出詹姆斯 泰勒的第一版《甜蜜寶貝詹姆斯》,放進上世紀80年代生產的巨大、原始又嶄新的JBL百諾肯D44000揚聲器中。

這一切看上去無比做作的東西 嬉皮士民謠、老式的音響系統還有厚實又通風的老舊建築 卻真真正正是中村世紀觀察世界的根本方式,也是侘寂(Wabi-sabi)理念(禪宗的一種審美理念,以殘缺為美)的最佳體現。

一年中,中村與妻子有半年時間居住在東京的傢裡,環抱在一座鬱鬱蔥蔥的花園中。

中村先生打開瞭一個五鬥櫥(一種儲物櫃)。裡面堆疊著許多佈料織物 印度加爾各答的康特佈、納瓦霍印第安人保留地的特克諾斯帕斯佈、阿富汗赫拉特(Herat)的絲織刺繡樣片、幾段胭脂紅染制的尼泊爾毛織物 全都密封保存在保鮮袋中,以防黴菌和昆蟲的破壞。

我的靈感大多來自老式織物,那些過去制造的精美物品中。 中村表示。還是少年時,中村世紀在雜貨鋪間挑揀二戰的剩餘物資,比如1950年代的牛仔工裝和佛教朝聖者們的外套。

我總希望創作出與那些深深吸引我的老舊事物一樣的、有著強大力量的作品。 中村世紀如是說。

而在被問道為什麼一些舊物會具有 能量 ,而有些舊物則不具備時,中村先生笑瞭笑,聳瞭聳肩。

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能又與日式哲學有關。據說,一些匠澤(或者叫 手藝 )會作為接受過特殊訓練的大師們畢生磨練技能的必然成果出現。



東京世田谷,中村世紀與他的妻子科爾西,拍攝於中村傢擁有220年歷史的古屋中。(圖片來源:紐約時報)

不斷完善技藝的過程,就像武士打磨寶劍 追求的不僅是結果本身,而是不斷塑造生命廣度的過程。每一個美麗的事物,如果思及創作背後的那雙手,都會因此有瞭一種吸引力。

中村先生很喜歡講述一個關於他如何獲得尼泊爾長袍的故事。長袍的佈料,是最深的胭脂紅。

它有一股力量,我卻不知道這力量從何而來, 中村表示。 所以我會和我的團隊討論,該如何重塑一塊帶有如此力量的佈料。

那塊 佈料 ,其實是用胭脂蟲中提取的物質進行染色的。胭脂蟲是美洲仙人掌中的一種寄生蟲,這種染色法在古阿茲特克人的抄本中就有記載。中村世紀不是第一個被公元前一世紀就誕生的染料所深深吸引的人。在化學染色廣泛運用前,這種染色法就成為瞭墨西哥殖民地繼銀器之後最大的出口生意。

胭脂蟲染制織物的美在於它們與茜草、靛藍或泥土的染色效果一樣,會隨著時間而變化。


機器產物太過完美,以致遺失瞭最初的目標, 中村先生表示, 現代世界,商品都是千篇一律的單調。在我看來,這太無趣瞭。我喜歡自然的、會有細微區別的東西,手工制品的那種人性化的差異也叫我著迷。

這種偏好究竟如何滿足瞭現代東京反烏托邦情節的迅速擴張,答案或許還不夠明瞭,但我們也不難發現:21世紀高度工業化的意識與人們內心根深蒂固的文化審美意識之間,出現瞭明顯的分歧。

對意大利《L officiel Hommes》雜志主編詹盧卡 坎塔羅(Gianluca Cantaro)而言,正是這種分歧,讓中村世紀曾經默默無聞的品牌獲得瞭巨大成功。

他們就像是一座孤島,永不改變的孤島, 坎塔羅表示, 不論外界對他們產生瞭怎樣的影響 美國和加利福尼亞的生活與想象給瞭他們無限靈感 但他們眼中的美國從來不是真正的美國。他們不是在引用。也不是在翻版。

Visvim 台灣官網內的秋冬系列已經開啟火爆搶購了,每款現貨數量有限,先到先得,visvim 背包以及visvim 拖鞋等已經不多了,喜歡的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了機會哦。Visvim春季系列也已經蓄勢待發了,請多關注我們,別錯過了。

"Yeezy的鞋身Visvim的皮?龍珠Z x adidas新鞋款流出

Visvim官網是一個源自日本的潮流服飾品牌。VisVim雖然成立於2000年,但被譽為日本第一潮鞋,深受日本潮流教父的力挺,這就是VisVim。VisVim 101的經典就在於,所玩的花樣非常多。除了以功能材料(如GORE-TEX)配合簡約設計外,最厲害的伎倆就是將經典的鞋款加入新的元素重新整合,來一個借屍還魂。

客制版Yeezy x visvim 台灣 及Visvim 球鞋客制單位The Shoe Surgeon日前客制瞭一雙以Yeezy 350 為藍本的鞋款,在此鞋款中註入瞭 visvim 背包 及Visvim 的牛仔外套材質,鞋底依舊運用瞭白色的椰子底

客制版Yeezy x visvim 台灣及Visvim

球鞋客制單位The Shoe Surgeon日前客制瞭一雙以Yeezy 350 為藍本的鞋款,在此鞋款中註入瞭visvim 背包及Visvim 的牛仔外套材質,鞋底依舊運用瞭白色的椰子底,本來The Shoe Surgeon售賣的鞋款價格都不菲,可想而知擁有兩個品牌元素的Yeezy x Visvim,價格一定會上天,隻不過目前還未有它的具體發售信息,大傢不妨持續關註。

龍珠Z x adidas Originals 神龍款

▲左右滑動查看更多

龍珠Z x adidas Originals 聯名系列鞋款正在持續進行中,目前網絡上又曝光瞭後續鞋款:神龍配色的EQT Support ADV Primeknit。顧名思義,該鞋款由黃綠色構成,同時用白色大底點綴,細節上則帶有紅色的龍字。據悉,該鞋款會在12月發售,官方價格為160美元。

漫威 x Vans

漫威 x Vans的聯名鞋款系列,同樣放出瞭進一步的消息,此次雙方運用瞭Vans旗下Slip-On 及 Old Skool兩種鞋款,加入瞭漫威的紅底白字Logo,而配色上以黑紅白三色呈現。據悉,這兩款鞋將會與12月1日在ABC-Mart 網站上架發售。

Nike Air Max 98 中國配色?

▲左右滑動查看更多

最近網絡上曝光瞭一款Nike Air Max 98 全新配色,這是以中國元素定義的鞋款。在圖中可以看到,鞋款的構成包括瞭馬毛、蛇鱗皮,同時帶有年畫圖案,鞋墊上有己亥字樣,整體看來極具中國特色。據悉,該鞋款或將在明年上架發售,感興趣的朋友不妨持續關註。

關於最近熱門文章

(猛戳圖片下方文字查看詳情)

“陳冠希再登雜志 封面!——中國制造,同樣可以起飛!”

“Off-White™ 19SS泳裝!別點!容易噴鼻血。”

“Places+Faces 18 FW型錄震撼釋出!”

Visvim 台灣官網內的秋冬系列已經開啟火爆搶購了,每款現貨數量有限,先到先得,visvim 背包以及visvim 拖鞋等已經不多了,喜歡的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了機會哦。Visvim春季系列也已經蓄勢待發了,請多關注我們,別錯過了。